朱晴倫

想从你的眼中认识自己,想从你的角度望向世界

城市中的我们就像天上的星星,
身体如夜空的星星一般拥挤,
内心也像星星之间那样遥远。

我宁可与你远隔天边,却心有灵犀。

爱的虚与实【原创文】


爱的虚与实【原创文】 - 朱晴伦 - 朱晴伦 · 小葵 的博客

 
伦,

自从认识你以来,我的生活就是一趟趟在虚与实之间来回穿梭的旅程。

我在虚拟实境中认识实际的你,然后又因为工作缘故而必须与你远隔重洋,学会把虚拟的你感觉成实际。

从小我就知道古老的太极图,却从未想过,在这高速行进的科技时代,它竟成为我生命的写照。

我认真地想过,到底虚和实哪个比较好,哪个比较重要? 可以触摸到的身体是实的,而触摸不到的心,像电脑的软件一样是虚的,如果分开来让我选,虽然痛苦,我宁可要那虚的。

人常常努力地追求认定是实的东西,金钱,房子,一切摸得到可以拥有的。 而我,与你交往以来,越来越看清楚,虚的体验与实的拥有相比,我宁可选择体验。

李白和莫扎特,比起现代的流行天王天后,前者距离我是那么遥远,连他们的长相都不可能知道,可是在我心里,比起那活生生的后者却更有永恒的价值。

如果主动地想要拥有对方,我认为是最虚幻的浪漫幻想; 而如果理性地为对方设想,让对方不愿离开你,反而是被动地拥有了对方。 这是最理性的浪漫。

写信,是要让你触摸到我的心,那里有我的想法与渴望,我对你的情感与思念,这些东西面对面也不见得触摸得到,写信反而更为真实。


台湾 十大不想结婚的理由

台湾 十大不想结婚的理由 - 朱晴伦 - 朱晴伦 · 小葵 的博客


 如果有个更好的制度和观念,人还会这样越来越排斥它吗? 是人性不可改变?还是制度观念不可改变? 或许更好的制度可以改善下面这张图表的危机?:

台湾 十大不想结婚的理由 - 朱晴伦 - 朱晴伦 · 小葵 的博客

科技正在毁灭浪漫?


科技正在毁灭浪漫? - 朱晴伦 - 朱晴伦 · 小葵 的博客

 
读到 一篇 “今日心理学” 网站上相同题目的文章,整个的论调就是把题目上的问号逐渐变成惊叹号。

心理学博士的作者根据最近几年的资料提到了一些现象:

- 62%的人从来没有写过情书
- 70%的女性,或53%的男性在比较手感的情书与电子信件或短信时,仍然比较喜欢前者。
- 以前情侣会享受逐渐认识对方的那种探索神秘的感觉,而现代人们却用搜索引擎Google一下,或是到对方脸书上想办法挖出资料(Facebook stalking),按几个键就把对方看光光。

然而,真的就这样下结论了吗?

浪漫,在字典上是 “富有诗意,充满幻想” 的意思,并不局限于男女关系这方面。 现代科技让很多人在科技业,文创业... 有了不断创新的空间,在探索世界的旅游、冒险、娱乐方面也提供了更多方式。 简单的说,现代人追逐浪漫梦想的可能性比以往大为增加。

即使把范围缩小在男女关系的浪漫上,现代人不是被剥夺了手写情书或慢慢认识对方的权利,而是人们自己选择放弃这些 “没有效率” 的方式,逐渐倚赖科技所提供 “高效率却忽略触感、情调” 的沟通。 科技的进展,让各种事情的效率都加快,包括了让浪漫的周期也加快。 这表示人有更多机会得到浪漫,但喜新厌旧的情况也同时加剧。

人性中不变地需要同时顾到浪漫梦想与冰冷现实,科技的进展不会毁灭浪漫,它只是不断在改变着浪漫与现实的样貌。 婚姻制度如果仍然设定除了现实生活与亲情恩情之外,浪漫也是一生一世专属一人,在科技的浪潮下,很可能不但不能维持当事人的浪漫,连现实面也会被破坏。 如何驾驭科技,让科技服务于浪漫,又不损及现实,可能是身在科技江湖的现代人所必须做的功课。 “有限恋爱” “有限浪漫” 就是想探讨这个题目。

男人做得到吗?

男人做得到吗? - 朱晴伦 - 朱晴伦 · 小葵 的博客


為了要爭取職業婦女更多的權益,義大利籍的莉西亞 (Licia Ronzulli) 在2010年生下女兒之後才44天,就開始帶著女兒一起出席議會。 男人做得到吗?

由于缺钱、缺时间...

  
人类大概会朝着小脑和下半身日益发达的方向演化。 
 
不晓得为什么会越来越缺钱、缺时间,GDP不是年年成长,平均寿命不是越来越长? 总之就是缺。 钱买不了时间,时间勉强还换得了钱,所以那点儿时间拿去换钱,时间就更缺了。 
 
因为缺时间,博客演化成微博,只准讲140个字。 不久的将来,演讲也会演化成“微演讲”,不得超过140个字。 
 
对了,看图更省时间,一眼就看完了,于是大家手机拼命拍,眼睛拼命看,剩下的时间就更少了。 
 
网易博客是在古早时代大家有时间写,有时间看的情况下发明的,确实可以在上面写出图文影音并茂的东西,兼顾视觉、听觉、互动,又可以浅出而不失深入,比单纯的书本强多了。 
 
然而没几年,缺时间这个问题就让微博后来居上。 
 
大家没时间看,就使得博客没广告收入,就使得博客平台没人好好管理,就使得一些聪明的人进来想办法看看,你网易在博客上赚不到钱,我比你行,顾些五毛大军,文盲也行,只要负责到人多的地方溜达溜达,洒些走过的痕迹,按一下“喜欢”,就可以用时间换点钱,因为人对他们留下的小小传单,不用一秒就看到,看懂,也立即产生反应,而且非看不可。 
 
于是这些台湾所称的色情“婉君”就成了博客当家作主的一群 - 负责巡视,赞美,收钱。  至于对网易来说,他们当然没有功劳,可怎么说也还算有点苦劳,他们这样在各博客间勤于奔走,至少对于报表上的流量,访问量是有贡献的。
 
达尔文大概也想不到,演化居然有这么诡异的一章。 
 
所以当人们越来越缺钱、缺时间(想必还会越来越缺),这情况不知会继续进化到什么个样子。 有人说“存在就有道理”,我想“存在都有原因,但并不是都有继续存在的道理”才比较正确。 
 
个人力有未逮,只能发发牢骚,但是真的不希望见到人类演化成小脑和下半身主导的动物。

这样的内容 适合在博客出现吗?【原创文】

这样的内容 适合在博客出现吗?【原创文】 - 朱晴伦 - 朱晴伦 · 小葵 的博客

 
这张图片搜集了一些现存于我博客上,我无法掌控的部分“内容”,点击我的博文就可以陆续发现它们。

我用最大的善意经营博客,

我也用最大的努力维护它的和谐与美丽,

然而就是有人看不惯善意与和谐,要贯彻他自己的意志,破坏和谐!

我删除无效,加黑无效,

我投诉没有回应。

我还能怎么做?

这是我放弃前的最后一步,

有谁能帮我吗?

情场 战场 市场【原创文】


情场 战场 市场【原创文】 - 朱晴伦 - 朱晴伦 · 小葵 的博客

 
把情场当战场,讲的是同性间的竞争,这是大自然的适者生存法则,无可避免。 但是把情场当成市场,那可是把异性当成客户来争取,这就值得研究了。

(新兴的恋爱搭讪技巧训练咨询服务)


当高明的业务员千方百计地钓到了一个客户,他会从此“无怨无悔”地对待对方吗? 他那辛苦练就的一身功夫,从此就甘愿自废武功吗?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副教授裴谕新把中国近代的婚姻大略分成四个阶段:包办婚姻,计划婚姻,70后的自由恋爱婚姻,以及80后讲究条件的市场婚姻。 现代人既然把婚姻用市场商业的角度去看,运用各种商业、行销的概念与方法在婚恋上也就很自然了。

问题是,婚姻这件事,如果要讲究“你愿意爱她、忠诚于她,无论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这样的誓言,市场的概念能够没有冲突吗? 商场是利益导向的概念,哪有“无怨无悔”的成分呢?

这样的市场观念发展下去,是不是理所当然会想到结婚也该有7天鉴赏期,3包政策? 因为当从市场买东西的时候,你会抱着买来了就无怨无悔、全盘接受的态度吗?

难怪社会上有越来越多“变种”的关系出现,比如好莱坞某一线影星与前妻的婚约,开宗明义就写清楚,本契约有效期间5年...; 还有的则干脆讲明“开放关系”,彼此婚外感情不相约束; 更多的则选择同居不婚。 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 Eric Klinenberg 前不久出版的 “独居时代”更讲到,最新的趋势是“独居”,连同居都嫌麻烦。

所以,到底要走“无怨无悔”的路? 还是要走“市场商业”的路? 可能两者兼得吗? 还是另辟蹊径? 这是问题的根本,不弄清楚,后来出问题就只能靠欺骗耍赖了。

堆出梦想的积木【原创文】

我没有乐高积木,就用想像来堆砌。

小的时候,家里并不富裕,所以从小我就懂得要为大人着想,不乱要东西。 同学有很多玩具,比如各色各样的乐高积木,起初也会羡慕,常想着如果自己也有那些积木,可以堆出什么样好玩的东西。 
 
或许因为我只能想像,也就完全不受那积木的限制,甚至可以把文字也想成是积木的方块,去堆出不同的形状。 我会先想个题目,然后在纸上画出一些简单形状,试着用文字去堆积: 
 
   我         它曾陪我      就这样让我 
  曾经        走过一个       体会到了 
 有一些       没积木的        文字的 
美丽的梦      寂寞童年         魅力 
 
有时也会堆出更复杂的卡通形状。 就这样,我爱上了文字,爱上了做梦,从看小说,传记,科普...,进而自己创作。 我觉得它比那乐高积木,岂止有趣百倍,更有用千倍。 
 
人生像是虚与实交互追逐的太极。 做梦是虚的,但却是创造出实体所必需的前奏曲,也是在心理上弥补现实落差的避风港。 数学上有实数和虚数,没有虚数,很多重要的问题和发明也就根本没办法解决。 
 
我爱做梦,用文字做梦,用科技做梦。 现实的限制太多,风险又高,我认为只要能分得清梦境与现实,不偏废,做梦是上天不分贫富,给每一个人都有的礼物。 
  
有比没有,不一定好; 虚比实,不一定不好。 有些东西形式虚但价值实; 有些东西形式实但价值虚。 好与不好,存乎一心。